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好友的马子被搞上了——2
好友的马子被搞上了——2
 小敏高潮了,在经过我的快速洗礼之后她高潮了,但是我并没有想要这样放过她,因为我还没射,我让她贴着我的身体,让她的小穴靠着我的鸡巴,我重重的一下又一下顶着,在她的耳后厮磨吹着气问她“敏……你跟阿伟在那边干过了吧!是不是…?嗯……说啊……谁现在在你的穴内干你……谁比较大…………说啊…………”我淫淫的胁迫她,试图逼问她谁的好。

  她娇喘的回应我“呼…………呼…………谁………在我体内………谁就大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  似乎这个答案并不是我想要的,也无法满足我,我再次抽插的她的穴,由于她已高潮过一次,穴内是特别的湿热,包裹的我的鸡巴更是紧湿,有种想射的感觉,我快速抽出来冷却一下,用鸡巴轻拍她的阴蒂,再插回去,一干再干,不停的奋力干着她哭天喊地。

  “杰………杰…………慢一点………慢一点…………会坏掉………会坏掉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好爽………好爽……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”

  她的呻吟促进我的快速,“要射了………要射了…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我奋力最后一击将我的子子孙孙射入她的子宫里面让她孕育。

  音乐声还在播放并没有因为我们的行径而停止,车内充满着我们的体液味,我并没有想要抽出来的感觉,我们相互拥抱对方也让下体紧紧依靠了解它们的美好。

  “在KTV厕所那么久,不要告诉我,你只是帮他口交。”我还是问的同样的问题逼着她对我说。

  “怎可能,我一进去他就掏出来干人家了,哪还有机会在那边口交。”她在讲到干的时候,我有感觉到她对着我的鸡巴小用力了压了压。

  “不过……怎说都没有你强啦!你不就只是想听到这句话吗?”她俏皮的对我眨眨眼,她的穴又开始在收缩的感觉,微软的鸡巴又被她的穴赋予了生命,硬了起来。

  “是这样吗?那你干嘛故意在厕所叫那么大声,好像你被他干的很爽一样。”

  “我是叫给你听的,叫给你的大鸡巴听,好让你现在干我干的起劲一点。”

  我将她转过身用背对着我让我干着她,不时还压她过来让我轻吻她的嘴,我想要来一个更刺激的,我透过贴黑的窗户,确定四下无人,我开启了车门推了出去让冷风迅速吹入,小敏吓了一大跳,赶紧抱住自己的身体,一直说不要,我不打算听她的话,因为………我要惩罚她,这小婊子。

  我紧紧扣住她扭动的身躯抱了她走出车外,凌晨三四点在山上还真的是小冷,我让小敏头朝车内,雪白屁股面对着我把玩,我用鸡巴拍打着她的屁股随后干进穴里,要求她叫“叫啊………你不是爱叫………叫到老子爽就让你进去……快叫…………”

  “杰…杰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…不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进来…………干…………会冷…………”小敏摇着头说着不要,却又受不了这样的刺激。

  我抬起头看着远方几部车子晃动的厉害,想必也干的很起劲吧!我一手握着她的腰,一手扶着车窗上边,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感觉,我越来越兴奋,越干越起劲,体内的邪恶基因好像发起涌现的感觉,我停下来将鸡巴抽出来,拉着小敏到后车厢,让她贴着后车厢打开她的腿又干进去,她用手挥打着我好像控诉我在强暴她一样,我强吻开她的嘴用力压制她,毕竟如果太大声引来他人注意就不好,要是纯欣赏我是不会反对,嘿……………。

  毕竟凌晨的阳明山上起大雾,就算开了车灯还不见得看的到前方。

  我低声对着她吼着“你想引来注意吗?不想就给我乖一点,我就不信你这小骚货会对现在这种状况没感觉,怎样很爽吧!”

  我用鸡巴顶着小敏最深处,画圆圈的磨着,其实在外面干得很刺激,但还满冷的。

  “不要………不要…………不要在这………会被………看到………”小敏一直想阻止我的动作,可惜最后还是被我压制住了,就这样………干了五分钟后我缴械了。

  鸡巴在从她的蜜穴抽出来的一瞬间,淫水混合着精液也一同流出,我牵着她回到车上相互清理了一下,从车玻璃看出去隐约中有台黑色轿车从我的车后方迅速经过,原来他们也已经完事了。

  现在的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四点多了,整理完后,我开着车送小敏回去,顺便在她那边陪睡,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离去。

经过车震的事情也有过一阵子,对小敏的感觉也渐渐没有之前那么深,淡了吧!每当在校遇上阿伟时,心里总会升起一股罪恶感,但当鸡巴靠近干上小敏的那时刻,脑袋已经忘了罪恶这两个万恶深渊的字,如果有只能说如果没有干,真是对不起自己的鸡巴,这么骚的女人是值得需要被干。

我跟我的马子小芳自从上大学后也很久没见面,起先还会通手机、上MSN联络,不过大概是距离的关系,还有忙得跟小敏打炮,现在就连电话也就很少讲了,更别说是上MSN,这个暑假过后我也升上大二了。

经过几番思维我决定要在外面租屋,一、比较自由。二、有妹要来给我干炮也比较方便;所以在大一下学期结束时,我搬出宿舍,在离学校十五分钟的一间小套房定居了下来,那整栋楼住的都是学生,不分男女,里面还不少正妹喔!

暑假两个多月,我没有选择在台北过,因为在怎说小敏都不是我真正的马子,我情愿选择回到南部的家中当宅男。
走入那很久没进的家,四处看看,看样子老妈也很少回来吧!我拿着行李回到我的房中,正想准备躺下小睡一下时,小敏打了电话给我,随意聊了两句,顺便让她知道我回到了南部后,就挂上了电话。

看着手机想了想,我还是打了通电话给小芳,电话经过几声拨号声被接通后,从电话上头我得知她现在在学校工读,其实她可以不用去做,因为她们家根本可不缺那几块钱,至于她为什么想去我就不得而知。
我骑着刚从台北寄回来的野狼125,来到她所就读的大学找她,大学那么大,如果要一个一个地方找,也不知道要找到何时,于是在经过几番询问后,我终于找到了她,她负责的是水疗SPA馆的柜台接听小妹,我猜她一定没看见我,我蹑手蹑脚的走入水疗SPA馆柜台,她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连头都没有抬起看一下。

“小姐……你的警觉性也太差了吧!你不怕有人趁火强劫啊!”我敲了敲柜台的桌子笑笑的对她说。
小芳头起头看见我那兴奋的表情,真让我心里流过一丝丝对她的亏欠感。
“杰………你回来啦!在台北好吗?……好玩吗?”她绕过柜台紧紧的抱着我,就像一般情侣很久没见到一样,这一抱我真正了解到其实我还是很想她,只不过那段时间我太忙于别档事了,导致于淡忘她。
我摸着她的头说“我是去那读书,又不是去那里玩。”这句话说的我好心虚,如果她知道我都玩好友的马子我猜她可能会……嗯!嗯!

她轻捶着我的胸部怨道“真的吗?可是你都没有回来看我耶!还不让我上去找你,你不会有…别的女朋友了吧!”呜…我闻到一丝丝的醋味,这女人还真是……精明,没错!我是有别的女人,但对我而言那是不用钱的流莺,不过我还不至于会傻到这样说。
“就…报告比较多啊!何况我住学校宿舍,不方便啦!我们那边都是男生,你不怕去被强奸啊!好啦!好啦!下次有机会我在好好招待你来不就好了,现在你是要下班?还是要在这继续谘询我。”真的不是我在说,女人就是要连骗带哄,四两拨千金轻轻松松结束扰人话题,不然持续下去谁都会受不了。

她看一下手表说“再过十五分钟就要准备下班了,再等我一下下等下面的客人洗好走了,收一收就可以走了。”
小芳回到柜台里面继续整理她的工读文件,而我就坐在旁边看着报纸,望着客人一个个走出去水疗SPA馆到没人,关上内门锁,陪着小芳下去水疗区收东西,原来她们的地下室是游泳池,池里各式按摩水压都有,还辟有精油池、冷泉、红外线烤箱、蒸汽室……等各种设施,楼上是各式不同风格的小房间,类似实习小套房一样,在外坊间有的SPA设施,在这都看的到。

“这里还不错嘛!设备好像还满齐全。”我吹了一下哨子,跟着她走入更衣室里说道。
她低的头捡捡明显的垃圾,将毛巾丢入大袋中,说道“嗯啊!平常时就开放给一般民众使用,而且一次才收250元,算便宜。”
便宜吗?国X学校拿着向政府拨来的款项盖水疗SPA馆,这些钱怎说也都是纳税人的钱,还好意思要民众再缴250元,真脏!
我们相互聊天谈着对方最近的近况,聊天之余还不忘要记得捡捡地上垃圾,直到在浴室发现一个用过内还残留精液的保险套,“哇………这里还有性爱服务啊!你们学校还真是赞呢!有提供小姐打炮啊!还真是有够特别的服务。”我亏着说。
看她羞红的脸我知道她一定不敢去捡起来,她背着我说“乱说,怎可能有这种服务,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…别人拿来丢的吧!”

我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对她说“喔!是喔…最好是啦!谁会在外面干一干拿进来付钱,只为了丢一个保险套,该不会…该不会…。”
我怀疑着她看着她涨红的小脸,不禁想逗她一下说“该不会……嗯……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如果…如果是……你…嗯……。”
小芳生气打我急忙解释“别诬赖我,我没有……我只有你一个………真的………。”
看她好像心急眼眶还泛着泪光,想必她是没有说谎,也对!谁像我一样那么龌龊,连朋友的马子都敢骑。

我将她抱在怀里哄着说“好啦!我知道啦!骗你的啦!怎可能是你,别哭了………乖!乖!乖!但是…我还是要验明正身”
我抬起她的头寻找她的唇轻吻了下去,两舌交杂混合着口水难分难舍,我的手伸进去她的上衣内,爱抚着两颗浑圆的奶子,手指夹着她的奶头又捏又搓的,一下下奶头就变得坚硬,
我沿着脖子一路吻下到锁骨,在锁骨附近印上属于我的记号,手也从原先的位子慢慢一路往下爱抚到她的私密处,这种性爱感觉不久,但……对的人就很久,很久没有这种感觉,不是应付,不是发泄,是真心想要的一个女人,一个我真正想要的女人。

我沙哑的嗓子对着她说“我很想你,真的………不是骗你,芳……”
“我也……我也是……,不要…也别再让我等你那么久好吗?我会怕…会怕……你不在属于我……”我听得出来她有点哭泣声,而让我为之动容,我开始自责自己的不是,我不应该背叛她,不应该有这一切…………,不过这似乎来不及了,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一切是怎么回事,但已经发生了,无法抹灭的是………事实。

“如果………如果哪天……你有了喜欢的人……,记得要告诉我,我………可以………,可以………”我艰涩的说。
男人或许就是那么贱,明明就放不下硬是要说自己可以做的到,却说不完整句这伤人的话。
小芳挣开我的怀抱,退了我两步远,我清楚的看到泪水从她的眼角边滑落,我心痛,情绪也显得无助和无力感,但脸上还要装出的一副无所谓淡然的模样,我好犯贱……好犯贱……

“小芳……小芳……怎了吗?”看她不断擦拭自己从眼角滑落的泪水,我还是忍不住开口安慰她。
小芳低着头轻声的问我“对你而言……,我究竟是什么?”
“嗯!算青梅竹马吧!”我一五一十的回答她的问题。
“除此之外呢?”
“邻居。”
“就…只有这样吗?”我仿佛听看她心碎的声音。
“我的………女朋友,唯一………一个女朋友,不论你相不相信,我只有你,不骗你,我希望你好,也知道你很漂亮,身边更是不乏有追求者吧!”我顿了五秒钟又继续说。
“嗯~!在我沿途来这的校园路上,只要我说出你的系、名,只要是男的都知道有你这个人,这让我很吃醋。”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测过身去说,因为我不想让她看出我的在乎。

小芳走过来紧紧的环抱住我的腰,我感觉到她的雀跃不已的心跳声“傻瓜!我也只有你,本来我是想在开学后给你一个惊喜,可是现在我就想告诉你。”
听到这边,我心里可是一阵紧张,心脏紧紧被抓住一样无法喘息,几乎是快跳出来了,然不成我害怕的事是变成真了,别……别告诉我……我被甩了。

我们几乎是一口同声的说
“我………我考上你们学校了。”
“别…………别说了。”
什么?什么?我有没有听错,我错愕回头看着小芳的脸,她斗大的笑容让我确定她说的事实。
“怎了?你不开心吗?”她失落的望着我说。
“没,没有啊!………怎会呢?”我清了清我的喉咙发声的说。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我怎不知道?”
“因为……你都很忙,也很少打电话给我,所以你当然就不知道我有去转学考试的事情,成绩也是昨天才收到的,我考取了,正取两名,我考第一唷!”看她骄傲的对我说,我喘了口大气,我还以为是什么,吓得我一身冷汗,不过……这是不是也就表示我跟小敏的偷吃行为正式划上句号,天啊!

“那开学时,你要住哪?”总要知道她开学住哪,才能从长计议接下来开学的事,于是我试探的问。
“你…………你说呢?”
“我说啊!这………如果………如果………你没有找到房子的话,嗯~!如果你也不介意,就跟我一起住好吗?”假设两者只能选其一,我还是会选择小芳,毕竟她还是比较合我的胃口。

话实在说太多了,经过这一番惊心动魄的对话后,原先裤子内肿大的鸡巴也微软了不少,不过还是硬梆梆的,该做的事还是应该履行一下。

我轻压小芳的屁股贴着我肿大的鸡巴磨着,她羞红的脸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她对着我说“我……帮你用口射出来好吗?”

她不等我的许可,解开牛仔裤的钮釦拉下拉链,我轻将裤子褪到大腿,将微软的鸡巴让她握住上下套弄,再经过四目相交后,我看着她柔顺的用口含住我的鸡巴,那被温热的口紧包住的鸡巴感觉更充血了,变硬了起来,我开始上下滑动,让舌头在根部滑动的速度变快,刺激也更多,好想…好想…进去那久未进入的穴里悠游,我从她的口中抽出并顺手将她拉起,开始脱去她的衣物,忘记了现在身在何处,也不重要了,不过还是不能忘记要将衣物收上架,毕竟我们都只穿一套衣服,要是湿掉了就便宜了别人。

我让她背靠着我,将她的右脚放在水龙头上方,让湿到不行的蜜穴表露无遗,我用手爱抚她湿红的蜜穴,被阴唇包裹住的淫水,经我的爱抚全都跑到我的手上来了,很湿滑,我将鸡巴靠在穴的外面滑动,龟头还不时在蜜穴游走。
“杰………杰…………给我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小芳忍不住的呻吟了,她期待我给她更多。
“想要啊……想要什么?说清楚我会考虑给你。”我加快速度在外滑动,事实上我自己也很想很想干进去爽一爽,这样的方式不只是折磨她也折磨我。
“嗯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嗯………”我看她不打算说,可能是害羞吧!不过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害羞的。

我故意让我的鸡巴干了进去又抽出来,连续三~四次,这样的感觉也让我难受,我怕她不说还故意用手指抠着她的嫩穴。
“杰………要鸡巴………嗯………鸡巴干我………干我………喔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她受不了了,我也把持不住了,我扶助我的鸡巴对准位置就干了进去,就是这种感觉,被湿热的肉壁紧紧包住的感觉,如果…没有尝试过,说再多都是多余,唯有自己去体会才会知道这一切一切的美好。

“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嗯………好深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”我
一下一下的干进,空大的换洗室里有的是我们两人的娇喘声,随着摆动、姿势的变化,而有所不同于一般的刺激,我打开了水龙头,让温水随着莲蓬头淋湿了彼此,水珠顺着我们的身体滑落到地面,这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美,我抱着小芳让她面对着大镜。
“芳…你看我们的结合,是不是很棒啊?”我喘气着问小芳。
“嗯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别……别看,啊………啊………嗯………”小芳的害羞让我更加疯狂,压在心里深处的疯狂因子好像要爆发一样。
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害怕会有人来,我感到一股要射出来的感觉。

“芳……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……要射了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“我也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杰…………”
我们彼此随着声调的起伏我射了,那滚烫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入她的穴里,而她也达到高潮,我们双双躺在换洗室里喘息,不停的是莲逢头的水还不段的喷洒;我们相互看着彼此,我发现她变的很多,人家说女大十八变吧!她确实又变得迷人了,心里的那股悸动又开始发酵了。

我翻上芳的上头,细细品尝她的一切,这是我忽略她那么久,第一次跟她结合,这一刻我要开始弥补她,我们激吻、摸索、摆动,而我先前射在她体内的精液也流了出来,样子迷人又淫荡,我的鸡巴要硬起来了,想要,不过我想换个地方。

我抱起了小芳,走到了门口,这时小芳阻止了我说“杰……不要……会被看到……而且………而且………”
“怎了?怕有摄影机吗?”我抬头看了看,发现还真有摄影机,不过好像也没装几台,冷泉区那边好像没摄影机照到的感觉,我抱着小芳避开摄影机快速走入冷泉区,其实学校的冷泉不就是自来水,所以水温不算冷,大概是有恒温控管吧!

我抱着小芳泡入冷泉池,我的鸡巴可不会因为这一点冷度就退烧了,我还是想要干,干着那充满温热的嫩穴,我用水搓揉着她的嫩穴,还不时抠挖着她的穴,她的淫水还是那么的多,滑滑的湿透了我的手指,我插进了她的穴,寻找她的G点,抠挖、抽插。
“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嗯…………喔……………啊………杰………杰………”小芳的呻吟令我发狂,如果我不行动还等何时?
我故意在小芳的耳旁说着一些淫荡的话企图勾出她更多更多的欲望,“芳……你好湿呢!湿湿的肉壁吸住我的指,芳………想要我干你吗?嗯……要我的鸡巴吗?”我舔着芳的耳朵,用舌头一次又一次得划过她的耳廓,引起她阵阵的欲望涟漪。

“杰………杰…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…嗯…………”小芳禁不住我的逗弄,更是紧紧靠住我,鸡巴更是涨痛不已,有一下没一下的刷过她的阴户,我抽出我的指,改握我的鸡巴对准小穴插了进去。
“啊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轻一点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杰………杰………”小芳虽然嘴里说轻一点,不过他的穴可不是这样想,紧紧裹住我的鸡巴让我几乎要快缴械了,明明都有跟别的女人在锻炼,可见………吃久了还是自己的女人好。

空旷的SPA馆里多亏了哗啦啦的水声盖住我俩的呻吟声,我们忘我的在池里狂做,早已忘记身在何处,我们疯狂的狂干,呻吟声、淫话纷飞不停,在这刻我也受不了想射了“芳………芳…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…要射了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,马眼一松,滚烫的精液又全数射入她的穴内。

我们互相相拥喘息着,全身皆湿,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池水,我抽出在她体内的鸡巴,轻声对她说“芳………我爱你。”或许这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,但对我而言这句话是弥补我对她的亏欠,因为………我只对她说,这就是她的专属。
她感动的哭了,流着泪对着我说“我爱你………只有你。”
我一阵心悸,或许……哪天她发现我不是像她心里想的那么好,她大概会后悔只爱我一人吧!

当我们整理好踏出SPA馆时,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,我们在校园里漫步牵手走向我的野狼,不知道是我一时的想法还是………体悟,我想要好好的跟她在一起,珍惜这时刻也好。


现在是10月份,也是我进入属于自己新生活的一个月份,自从退伍之后投进了科技公司,过的生活就大不如前了,为了让自己不再依赖家里,我决定自行出外住宿自力更生。找了良久才找到了现在这一个小房间,这一切也都很便利。

我叫阿杰,自从被兵变之后,目前处于单身状态,已经无所谓了,住在外面什么事样样都要自己来,今晚我不想再吃自助餐了,离家里最近的便利商店是莱X富,他的冷冻食品常常是空柜,算了!还是去看看好了,踏入店里那耳熟清脆的铃声响起,喔...今天值班的人不是男生,虽然不常来,但是每次来遇上的都是男的,闲少有女生,我瞄了她一眼,约162,体身看起来还满瘦的,应该只有45吧!

我走到了冷冻食品随意挑了一种就去结帐了,她那懒洋洋的声音,该不会只是高中生吧!还真是辛苦,粗框眼镜算盖住了她的脸蛋,还是看得出来她的稚气。

“先生、先生......”她压着不悦的声音把深思的我叫醒了过来。
“啊......多少?”我慌张的将手深入口袋拿零钱出来,真的是很糗,靠...这下她一定认定我是个变态,不知道是我太紧张还是烦闷,拿出来的零钱掉了一地,我闷哼了一声赶紧捡起。

斗大的汗水从我的脸庞流下,我微微抬头起来看她,发现她的嘴角竟然微微的在偷笑,这下真的是糗死了,我赶紧付了帐拿了便当就走了出去,下一次、下一次我还敢来吗?真是糗大了......

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,其实这一个星期里,只要是我有路过,我都会偷偷往里面看她,是否还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诶锩嫔习啵惺狈⑾值剿纳碛埃业男那榫突崽乇鸬娜赶膊灰眩馐且桓?6岁的男子应有的状态吗?又不是没有看过女人,我到底是怎么了,生病了吗?也许我真的病了,而且还不轻。

我开始会藉故一些理由强迫自己去买晚报、冷冻食品,就算买回去不会看、不会吃,但是这就是给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;我几乎每天都去,这是我搬到这里以来第一件让我愿意去做的事情。

渐渐的我们大概是买熟了吧!我们开始会聊天,在她的制服名牌上我知道她的芳名,在这里我叫她小雯,她说她是附近某大学的大二生,小我6岁,不过重点是....她已经有男朋友了,听到的那个时候我心情很失落,简直DOWN到谷底,知道了那几天我几乎都没去买晚报,但后来想想也释怀无所谓了,或许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,就算当不成...,想通了之后,我又开始继续去买报纸,想想自己真的是很没志气,可能在期盼什么吧!

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月的某一天夜晚....
“先生,你是不是真的是很闲呢?我看你几乎都天天来买报纸、冷冻食品,你们家不开火吗?还是你真的吃不腻啊?”她闷闷的对我说。
我笑了笑回她“便利商店卖报纸不就是要给人买的吗?怎?我不能买吗?还是......”我故意不说让她回我,事实上我也很喜欢听她说话。
“还是怎样?”
“没啊!哪有说怎样?你们晚班来换班啰!喔...最近你男朋友都没有来接你啊?小俩口吵架啰!”
“啰唆!要你管啊!大叔...”她又叫我大叔,看她又沈默了下来,大概真的被我料中了吧!
“那个...小雯,如果...我是说...心情不好想找人喝酒的话,这....我或许可以....,好啦!别不开心。”看样子我是越说越糟,我抓了抓头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出去店外。

正当铃声响起时,她突然叫住我“那你等我,我马上就下班了。”,说完她转身跟来接班的店员交接一些事情,就近入他们专属的休息室里。
天呀!我走大运了吗?我好高兴,心情...心情都...,这...这样算是约会吗?虽然我真的还满喜欢她。

我感觉到了,我清楚的感觉到心脏跳动的声音,我快喘不过气来了,天啊...我怎感觉到我像一个未成年的小毛头一样,难不成...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吗?
我一个人吹着冷飕飕的风坐在店外,手上的报纸几乎快被我握坏了,这时我后面停了一台摩托车,那个男人手上捧着一束花,似乎也在等人,大概是跟谁约好了吧!
就在这时小雯走出来了,我正要开口时,那个男人走上我前面挡住了我和她,不会吧!我耳听着他们的对话,我肯定了他们的关系。

“雯,这送给你,很漂亮吧!是我特地为你挑选的,你不会再跟我生气对不对?你应该知道我是爱你的,那天真的是误会,不会有下次,我发誓。”那个男人奉上花深情对着她说。
“拿开!我不希罕,我只愿相信眼见为凭,我亲眼看见你吻她,亲耳听见你说爱她,既然你都选择这样了,那...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。”我第一次看见小雯的冷漠,心里也暗暗为她加油,那种不专情的男人不要也罢!顺便期盼我的奇迹在出现。

“这...这一切都是误会,我是被那女人陷害,你不相信我吗?雯,我是爱你的啊!你真的是误会我了,给我们一个机会好吗?”那男的握着小雯的手诉说。
“你要我怎相信,我能相信吗?我可以吗?你是不是又要说这次你又被陷害了,哪来那么多人想陷害你,算了...算了...还是分手吧!我们真的不适合,这场恋爱...我累了...”
小雯甩开他的手,走到了我的面前抱着我说“我们走吧!”
她的眼神很受伤,而我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带她走吗?正当我在沈思时,小雯牵着我的手走过那男的身边,我用眼角余光依稀可以看到那男的愤怒。

也许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甩了,所以丢不起那张脸吧!只见他口不择言的说“站...站住,给我站住,从来只有我甩人,没人敢甩我,你以为你很好吗?不过就是贱人一个,你以为你高级到哪去,不过就是被穿过的旧鞋,靠....”

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,我心好痛,我也愤怒了,因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能容许我的朋友被遭受这样的侮辱,我看了小雯一眼,轻声的对她说“别哭!”,但她的泪水像是珍珠般不停的滑落,我一股气上来,转身就是挥一拳在他脸上,我打掉了他的花,花从上掉落到地上形成抛物线,花瓣纷飞,不过一点也不浪漫,因为我在教训一个口不择言又不专情的男人,可能是他也气不过,开始还击我,我们当街就对打了起来,我并没有很能打,所以脸上也挨上了好几拳,直到小雯扑上前企图想要阻止这场战争,为了保护她不被伤害,紧紧抱住她,用我的身体去挡拳头,这样的动作也更是惹恼了他,他像杀红了眼不断的向我的身上挥重拳。

小雯在我怀里哭喊着“别...别再打了,救命啊!不要...不要再打他了。”
她在为我说话,不过似乎没用吧!因为那男的只会听的更为光火,不但动手还动起脚了,不过我不能倒,因为这样小雯会受伤,我这样是不是很傻....

大概是有路人再也看不下去吧!报了警,远方警灯一闪一闪的往我这边开来,他才赶紧收手骑着摩托车跑了,我终于可以喘口气,我松开紧抱在我怀里的小雯对着她说“别哭了,没事了,别哭...。”
小雯轻斥我“你.........你干嘛不跑,你以为你很年轻吗?大叔。”
我傻傻的对她微笑,不过真的很痛,那家伙下手还真不轻,如果他知道我并不是她的男朋友,应该就不会下这么重的毒手了吧!

做完了笔录,我们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,我放弃控告他伤害的机会,因为......她希望我可以不告他,或许她还是在意他的吧!虽然她并没有很明确的直接告诉我,但那个眼神...那个眼神透露了一切...一切。

我不怨她,也许是在意他跟她有过一段情吧!就算在怎不好也都结束了,虽然那个时候不完美,但至少她恢复单身,至于那家伙,我还应该要感谢他的不专吧!才让我有这一个机会。

她的泪水干了,沈默了,一月的夜晚是很冷的,不过今晚更冷,因为不语,我选择打破这沈默,就算...就算约会已经泡汤了,但是这样的沈默简直是折磨我。

“小雯,你还想...还想去喝酒吗?还是.......还是我送你回家”我眼睛看着她问,最后那一句话我几乎是...几乎是...带有点不舍的语气强逼自己说出,因为...因为我不知道错过这次会不会有下次。

她还是沈默,看她好像不打算回应我,我们又继续往前走了几步,我受不了了,我回过身抱住她,紧紧的...紧紧的抱住她说“想哭就哭,干嘛闷着不说,其实...其实你长的很正啊!不过...要先把眼镜拔掉。嗯~小雯,那种人不值得你难过,相信我,如果...如果你愿意,我相信你会拥有一个好的男人来守护你。”

她没有挣脱我的怀抱,在深夜里有对不是情侣的男女相拥在大街上,而那男主角却是我,我的心好酸...好酸...

我好想回家...好想回家,一个人就我一人慢慢疗伤,再痛的伤口我也曾有过,时间会帮我愈合,现在...现在我要的是...空间与时间。

正当我想说出口时,小雯轻推着我望着我的眼,她真的很漂亮,那双眼电着我无神,我就连想开口的勇气皆无,她的手贴着我的脸颊垫起了脚尖吻上我的唇,一阵电流流过我的身体,震的我动弹不得,眼睛都忘了闭,也忘了接吻该怎做回应,脑袋上充满着“她...她吻我。”

这不是我正期待的吗?我是怎搞的,难道...难道...
突然她贴着我的唇对着我说“谢谢,谢谢你...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不过就是很谢谢你陪伴我,谢谢你没对他提出告诉,为了我,害你被打的那么惨,送我...送我回家好吗?”

我已经无神了,自然也无意识的回应了她的话“好...”。我哑了,嗓子哑掉了,我可以回应吧!我强迫自己做点回应,不要错过这得来不易的机会,我的手轻贴住她的小脸,将她的唇再度拉回到我的唇上深吻,我们就在大街上打起了舌战,但这一切是幸福的开始,是属于我俩的幸福。。